第031章 计划完成

    孟泽予若无其事的推开门,一看到宁灏堃时就冲过去一拍他的胳臂,无比吃惊的喊道:“哥,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

    “我跟几个朋友在这儿唱歌,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“我跟恩宥也在唱歌,就在你们隔壁A77。冰@火#中%文WWW.BINHUo.COM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宁灏堃这浮夸的演技也就能诓诓萧诺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先给介绍一下,这是我表哥宁灏堃,他也是信义毕业的现在在轻靖大学,这位是我的朋友萧诺,我们同一年级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校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萧诺同学对吧?那小向熙是不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萧诺一副惊喜不过的样子,“你还认识向熙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认识,我就见过一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们那边什么人?你大学同学?”

    “你都认识的,就是赵炎焱跟任光灿他们,还有恩宥他哥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恩宥他哥也来了?”孟泽予故意加重了后面那一句,演得很是卖力。

    “程恩宥他哥哥?也是表哥吗?”果然萧诺上钩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恩宥的亲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们得见见啊,也是从信义毕业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跟宥珩毕业好几年了,他也在轻靖大学,跟我一个系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萧诺成功的被孟泽予拉进了A88,第一步很顺利,接下来就要进行第二步了。

    孟泽予跟萧诺怎么出去这么久,他们三首歌都唱完了,程恩宥放下话筒,正在呼他们电话。

    “Hello!”门被孟泽予推开了,但在打招呼的却是宁灏堃,“向熙同学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灏堃……学长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很有缘,好巧啊,我也这么觉得!”

    看宁灏堃一个人自说自话程恩宥就尝出了里面的猫腻。

    萧诺从后面窜出来,拉着夏向熙就说:“向熙,恩宥他哥哥就在隔壁呢,他们今天也是朋友聚会,要不要过去看看?A88那边颜值可高了,简直睁不开眼!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大家一起过去吧,我们开的是个豪华包,音效啊空间啊什么都可好了,大家反正都信义中学出来的,就当是校友会了。”

    程恩宥当即就黑脸了,他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恩宥,你说怎么办?”虽然夏向熙在问程恩宥的意见,但很明显她不怎么想挪地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对灏堃学长的邀请有些盛情难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想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没有。”夏向熙一缩的瘪瘪嘴,“今天是你说要来的,我们该怎么办自然是你来定,不过,既然我们明知道你哥哥也在隔壁,那不过去也不好吧,大不了坐一下再回来就是了,要不灏堃学长他们怎么下台?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哥那么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夏向熙赶紧摆手,推道:“那就不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程恩宥笑得有些微妙,“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宥珩也在,那想必这些都是陈修澈安排的了?都快过去一年过去,他就是想看看,这个人突然回来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一推开门就听见A88里头一阵欢呼鸣笛声,程恩宥走在最前面,他被彩带、金粉喷了一身一脸,准备得还挺足啊。萧诺是个人来疯,看着大家衣服上挂着的彩带就能跟着一起起哄。

    “Surprise!各位小朋友们,欢迎欢迎啊!”说话的人叫任光灿,站在那堆大个里显得矮矮小小的,他穿了件简单白T,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的,简直能把房间里的音乐完全压下去,“我叫任光灿,虽然不是在信义毕业的,但也是你们几位学长的好兄弟,不过我才在轻靖念大一,比这些老家伙年轻多了,哈哈哈哈哈——”任光灿魔性的笑声在四周响起,接下来的几人也自我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陈修澈,已经在工作了,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宁灏堃,萧诺跟向熙我认识了,不用介绍。”

    趁着这空隙,夏向熙赶紧走上来鞠了一躬,说道:“各位学长好,我叫夏向熙,跟萧诺一样是恩宥和泽予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任光灿几步跳上来摸了摸她的头,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竟然还有人给我们鞠躬诶,小向熙你很有礼貌很有年代感嘛。”

    “女生的头不可以乱摸,你不知道吗?”程恩宥把人扯到了自己背后。

    “哦,恩宥又炸毛了,知道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时坐在角落的陆宥珩才起身走了过来,对夏向熙伸出右手,说:“我叫陆宥珩,是恩宥的哥哥,也是恩宥现在的监护人,你好。”

    监护人?这么年轻?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,而且他们为什么不同姓?

    夏向熙赶紧握住了他的手,问候道:“宥珩哥哥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过去坐。”

    程恩宥什么都没说,只带着她从陆宥珩身边走了过去,他们坐在另一边,而陆宥珩则坐回了陈修澈身边。A8也点了酒水,桌上还摆了一大堆零食,这阵势简直可以开野餐会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这么多,大家可以玩游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萧诺第一个附和任光灿,“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老人家一起玩嘛,当然要玩老套一点的了,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就知道是这种老梗,但又百玩不厌。

    任光灿拿出一副纸牌,“我们就来比牌面大小,最小的那个说,怎么样?不过,有个小小的规矩,如果上一轮是真心话那下一轮就必须是大冒险,两个交替着来,要不然有人只愿意玩真心话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光灿小包子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规矩定完后大家开始抽牌,牌面一掀开,最小的是陈修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