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卖白菜的徐李氏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打谷场上人声鼎沸,纷纷感叹,想不到那等高高在上的贵族能想到他们普通老百姓,不知道谁最先开始跪下,随后整个姜家沟的村民全部跪下去,包括暮林风暮云卿几个在内,众人高呼感谢侯爷,世子爷大恩。冰(火中文www.binhUo.Com

    暮云卿心道:这次发放救济粮是否和冰山有关系呢?应该是有的。难道他与抚远侯有联系?

    或者说,他就是世子爷?不对啊,传言抚远侯世子面目丑陋,可是冰山明明是个超级大帅男,可能冰山只是抚远侯世子的幕僚吧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放下心来,如果不是王侯世子还好些,起码能平等地交个朋友吧。

    姜义:“放眼这十里八村,咱们姜家沟是第一个发放赈灾粮的,所以,乡亲们排好队,挨家挨户领,大家都有,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暮云卿起身跟着排队,看见前边有乡亲们领到了粮食,基本上都是高粱米,不是没有细粮,是因为按照每家人口数领取粮食斤数,一斤细粮能换五斤高粱米,灾荒年月的,谁舍弃多的粮食去换那细粮?

    轮到几个孩子了,按照规定,一个大人领取三十斤粗粮,十岁以上不足十四岁者领取二十斤,十岁以下十五斤,于是他们一共领取七十五斤高粱米正好。

    正打算离开,暮云卿眼角瞥到一处敞开的麻布袋子,上边露出红色皮子的红薯,俗称地瓜。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,问道:“里正爷爷,这红薯怎么兑换的?”

    姜义随眼看去,道:“红薯啊,一斤红薯顶一斤粗粮,不过我可提醒你啊,这红薯可不好吃,发涩,还是领高粱米合适。”

    暮林风拉了拉小妹的衣角:“是啊小妹,从前娘在种过红薯,可难吃了,咱还是换粮食吧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这个世界的红薯和自己那个年代的味道不同?可一想到那软糯香甜的红薯芝士,暮云卿就忍不住地咽口水,何况空间中土地不一样,没准能培育出好品种红薯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她对着暮林风撒娇道:“大哥,我想吃吃看嘛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暮林风最心疼这个妹子,于是道:“里正爷爷,就给我们来五斤吧。”

    姜义并不勉强,让人帮忙称了五斤红薯换了高粱。晚饭时,暮云卿烀了红薯,吃起来果然如姜义所说特别涩,与前世的味道大相径庭,暮云卿决定利用空间栽培,试试能否培育出高品质的甜红薯。

    第二天等到大哥二哥上县学读书去,豆豆在屋子里午睡时,便闪进空间,意外发现上次嫁接手法栽培的梅枣树已结出果实,红枣一样的大小,颜色红艳,摘下一颗放进口中细细咀嚼,竟是梅子的香气,枣子的甜,太好吃了,比蜜枣还好吃!

    暮云卿一蹦三尺高,已经好久没像现在这么兴奋了,大致计算了下,这一棵梅枣树产量大致一百斤左右,如果再加以栽培,一千斤,两千斤都不成问题!仿佛见到了很多银子向自己飘来,暮云卿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又挖坑,将红薯放到坑里填土,浇水。

    祈祷着:空间啊空间,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空间了,希望长出的红薯可以又甜又香。

    许下心愿后,暮云卿就听见豆豆在招呼自己的声音,连忙从空间出去,就看见小豆丁一脸疑惑,“姐,你去哪啦,我都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去后院看了看,豆豆醒了?想不想吃糖?”

    一提到糖果,豆豆星星眼,“想!”翠娘过来同样满脸喜气,“云卿,咱有粮食吃了,太好了。娘跟我寻思这几天要积酸菜,过来问问你做不做。”

    积酸菜,也称为腌酸菜,东北地区冬天寸草不生,蔬菜很难保存,除了放在菜窖中保存白菜萝卜之类,勤劳质朴的东北劳动人民将白菜腌制成酸菜,成为冬日里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一种菜肴,不仅好吃且十分方便省钱,因此,几乎所有辽东府地区的人家都会积酸菜。

    暮云卿自然也要做,毕竟前世她就是东北人,酸菜铜火锅是最爱了。

    连连点头:“积酸菜的,就是白菜还没买,还有酸菜缸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翠娘想了想,道:“我记得爹上工的铁铺旁边有个卖缸的铺子,可以去那看看,就是酸菜缸太重太大,咱俩拿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翠娘爹的铁匠铺子,暮云卿就想起一件比积酸菜还迫在眉睫的事,“那正好,我还想请徐叔叔帮忙做点东西呢,到时候连带着酸菜缸一起搬回来。”

    翠娘:“那我回家问问娘,看看她明天有空没的,爹也好几天没回家了,到时候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没多大会儿功夫,翠娘蔫蔫地回来了,身后还跟着徐李氏,翠娘的大伯娘。

    徐李氏踏进门,这两双眼睛就没闲着,到处乱转偷看,最后定在暮云卿的脸上,亲切地笑道:“云卿呀,婶子我过来有事儿跟你说,翠娘呀,你俩关系好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翠娘嘴角翕翕喃喃地:“听说你要积酸菜,我奶要把家里的白菜卖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暮云卿笑了笑,转眼对徐李氏道:“这样啊,那多少钱一斤啊?”

    徐李氏:“是呀,我那婆婆寻思着反正关系也好,两文钱一斤,算你便宜啦。”

    暮云卿是做惯了酒楼菜肴生意的,心里明镜两文钱绝对高出市场价格,普通的青菜才一文钱一斤,这徐老太太和徐李氏是看自己年纪小,觉得自己啥也不懂才合计出这么一场买卖吧!

    于是道:“两文钱啊?!我先前都不知道积酸菜这么贵,这一棵白菜不得十几文钱吗?那我直接上酒楼买菜吃得了,还省得费二遍事儿。”

    徐李氏本以为她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,没想到这么精明,但有婆婆的嘱咐在先,家里白菜那么多,村子里挨家挨户都种了,谁都不太可能买,去镇上卖又费劲,一下子想到这几个小孩好糊弄,两文钱没准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这个小丫头精明着呢!

    就笑道:“哎呦,你这丫头可真是口齿伶俐,说的你婶子我都不好意思,不过呀,两文钱是我婆婆定的,我这要是便宜卖你,回去还得挨骂。可是谁让你这小丫头机灵呢,这样吧,两斤三文钱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